杂文

高级的嫉妒

自2015年来到东京,一个人面对大大小小的问题,在处理的过程中,也潜移默化的受到很多影响。今天想聊一聊来到日本后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的一些改变和自己对于嫉妒的一些想法。

人生观和价值观没有对错,只是不同。除去那些扭曲的,三观不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人生有各种活法,尊重他人的决定。正视嫉妒心,把它转化成努力进步的动力。

我们可能会嫉妒已经用几百万开了公司的同学,或者嫉妒已经完成几次周游世界的人。但是对于杨澜、雪莉桑德伯格这样的出色女性的成就,我们大概只有羡慕。原因可能是:和别人差一点,是嫉妒;若只能望其项背,就只能羡慕了。

低级的嫉妒会让我们抱怨,而抱怨最多的不是自己能力不足,而是抱怨他人的成功和进步都是不值一提,而嗤之以鼻。羡慕则是已和别人差距很大,他人的生活已是自己踮着脚尖也够不到的高度。高级的嫉妒会让我们更加正视自己,我真的还不足够有能力。这不是自我否定,我觉得这是自我认知的重要过程。

为什么提出正视嫉妒心这一点,因为东京认识的朋友有的创业时才20岁,甚至,高中就已经留级一年,去宿雾岛、澳大利亚学习英语,就为了可以在选择大学时更加确定自己想要什么。如果不正视这样的潮流,一味心理狭隘,很快就要被00后的浪潮淹没了。

低级的嫉妒让我们抱怨他那么成功是因为他有拆二代或富爸爸,反正不是他的努力。而高级的嫉妒则会让我们思考为什么他能做到,我通过什么办法也可以做到?

刚进大学,校内举办新生欢迎会,看到学姐在外教面前翻译得体,轻松自在地交谈,羡慕不已。欢迎会后,我拉住一位学姐主动询问,日语学习的首要目标是什么,学姐回答是通过日语一级。继续问她什么时候过的一级,她回答大二,真不可思议,大二就可以过一级。对学姐的成绩既羡慕又有些嫉妒,当时是有一些疑问和不安,我也可以做到吗?但是通过自己的各种努力,也在大二下学期结束时通过了日语一级。

低级的嫉妒会让我们愤慨,为什么明明差不多的水平,结果却差很多!而高级的嫉妒会让我们愿意换个角度看问题。

大学期间,两次参加校外演讲比赛。不怕笑话,我两次都只拿了优秀奖,也就是参加纪念奖的意思。最后的合影时,前几名站在最前排中间,而我清楚的记得,自己站在最后一排的边边,那一分钟非常失落,老师也高兴不起来的样子又让我自责,那时候对能否拿奖真的非常介意。后来,自己的看法有了改变,比赛一定有输赢,何必纠结那零点零几分,一次失败并不是永远失败。人生是场马拉松,不看过程中的最快速度,只看能否稳定发挥。而且,和别人比,总是会累的,只要和昨天的自己比较,成为更好的自己就好。

鼓励女性的著作《向前一步》,作者是现任Facebook 首席运营官的作者雪莉桑德伯格,这是一本关于女性职场和心智成长的书,激励和点醒了我。引用其中一段话和大家共勉。

“我希望你们找到人生中真正的意义、满足和激情。我希望你们能安度未来的艰难时光,并收获更强大的力量与更坚定的决心。我希望你们怀着进取心,在事业里全新投入,去掌控世界。因为世界需要你们去改变它,全世界的女性都在指望你们改变她们的命运。”———《向前一步》

读她的书的时候就感觉回到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每个阶段的第一节课时求知若渴地听取导师的谆谆教导。从没听过这样激励人心的话。在一向被教导嫁人就是成功的社会氛围里,竟然有人告诉我,我可以有更强大的力量,我可以去克服困难,可以去改变他人的命运,改变世界?  我不知道能不能改变世,但是我愿意像桑德伯格呼吁的一样,对未来充满希望。

 

Tagged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